首页 > 新闻 > 行业新闻 > 深度 > 正文

空间艺术与北京蜗居之痛

核心提示: 刚想骂他无聊,却突然传来隐隐的痛。阿毛何错之有?不过是被“房事”硌应着的千万人中一位蜗居者的感观追求——让我感觉大一点儿。

搜门传播阿毛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,“以前那是满世界跑”。当然,阿毛嘴里的“世界”,仅指中国。七八年前阿毛落在了北京,从此不再满世界跑,只在大北京城里走南闯北。

1

初落北京时,阿毛收入尚好,便和老婆租了北五环外的一间两居室,七八十平,月租2300,押一付三。签合同时阿毛跟房东说,签个三年五年吧,省得以后年年麻烦。“不行,只能一年一签。”阿毛觉得几粒炒得嘎嘣脆的黄豆从柔柔又肉肉的男房东嘴里蹦出来,砸在白白的地瓷砖上,“嘚嘚”地弹。

一年后,房租涨了300块。这时阿毛才回过味儿:合同一年一签,原来是方便涨价。

转过年,房东电话阿毛,再涨300。阿毛的头跟着有点儿涨:咋还年年涨呢。于是死皮赖脸地磨,最后,涨了200。

第三年,房东直接把目标定在了3200。这次阿毛没想法,反正半年前收入就遇到问题,正想搬家。房东听说阿毛要退房,几次电话里问是不是嫌房租贵,阿毛只呵呵地笑:“我确实有事要搬家。”只心里想,贵不贵,还和我还有什么关系呢?

Cgqg11az-xKAOq9iAAE7OkzQmS8562

俺想家……

离春节还差两天,阿毛带着老婆搬到了附近“城中村”的“公寓楼”,20平,月租从550到600到650到700再到800,虽然涨得阿毛心烦,可也受得住。他只是觉得房东不地道,当初说好的,不管别的住户房租怎么涨,只要阿毛长租,最高只给他涨到700,以后再也不涨。可后来房东太太“很无奈”:村里街坊邻居都在盖“公寓楼”,说了,咱家房租不涨,他们房子租不上价,这不,大家一起商量好的,都800。咱家不涨,街坊邻居没法处啊……

阿毛和老婆安心地住在这没阳光的独间里。阿毛说,反正白天不在家,有没有阳光无所谓;他老婆说,房间小,打扫起来省事。

3

我是阿Q

前两天,阿毛突然在QQ上神神秘秘地说,他搬家了,搬了一处“豪宅”,还发了照片过来,说哪天请大家去喝酒。

4

5

这照片,第一眼看,不相信;第二眼看,不相信;等到第三眼看——哎!……还是不相信。穷人逆袭,还一飞冲天,不是阿毛做梦,就是我在做梦,或者,两个都。

中彩了?都说彩票是“百万富翁生产线”,可咋看阿毛都只像生产线上的零件,成不了“产品”;

做成了大买卖?没听说阿毛有啥高深门路;

抢银行?NoNoNoNo,怎么能用这么罪恶的想法想阿毛这个老实人……

可咋问,阿毛只发那个两排大板儿牙的QQ表情,嘿嘿地笑。

于是结论只有一个:扯淡。

于是对他说,再不说实话,骂娘了。

于是又收到几张“照片”,每张后面还带个问:

6

幽远不?

7

惬意不?

8

幽深不?

等一下等一下,让我仔细看看你这“幽深” ——那门框旁边的绿色里,是门锁么?你这门上,都是画么?

“你这到底搞哪门子玩意儿?”终于忍无可忍。

“以假乱真吧?空间感如何?”阿毛终于开始说人话,“刚在网上看到的,说是壁纸。你说,我家要弄些这种壁纸贴上,会啥感觉?”

10

11

12

13

14

15

16

刚想骂他无聊,心里却突然隐隐地痛。阿毛何错之有?不过是被“房事”硌应着的千万人中一位蜗居者的感观追求——让我感觉大一点儿。

于是回他:“原来是这样。很好,看着很舒服。有可能,我也想试试。唯一的担忧是,撞到门或墙上:)”

回完阿毛,翻看他发来的图片,突然想到一个词——空间艺术。嗯,艺术,真是个好东西。

(说明:本文出自搜门网,欢迎转载或报道,为避免版权纠纷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)

搜门QQ:2851628088

搜门咨询:010-84923962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马林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