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新闻 > 独家报道 > 木门 > 正文

倡导慢点生活,三峰木门从深耕制造开始深入用户生活!

核心提示: 诚然,人类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同时,精神生活却沦入低谷。无论自主还是被裹挟着,纷纷加入到沉迷物欲、相互攀比的赛跑队伍里,在争先恐后中为所谓“落后”而懊恼,为所谓“不如”而沮丧。却不知,前面等待自己的,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在这样的时刻,三峰木门提出“慢点生活”,意味深长中,成熟与底蕴悄然显露。这就是未来多数中国企业的模样,是中国品牌的模样。

搜门网讯企业如人。一个成熟的企业,不仅能出产品,出好产品,还会有生命,有思想,有理念。

谁动了我们的心?一个你明白却可能一辈子做不到的道理

很幸运,我们生活在一个有速度的时代,我们有飞机有高铁有小汽车,还有送外卖的小哥——速度,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。

可我们又很不幸生活在一个“快时代”——谁谁谁又晋升了,谁谁谁又涨工资了,谁谁谁又换大房子了……这些对“谁谁谁”而言本是幸福的事情,却实实在在成了“我们”的不幸。虽然他们并未损“我们”占“我们”分毫,却真真切切地让“我们”从心底感到了强烈的不幸感。

在这痛苦与无奈中,“我们”一天天老去。直到有一天我们幡然醒悟:所谓不幸,不是来自别人甚至这个世界的“快”,而是来自“我们”心中的 “赶不上”、“比不过”和“追之不及”,来自由之而生的不甘、自秽甚至恼然。根源是,“我们”的心,动了。

image001

是谁动了“我们”的心?欲望,攀比,存在感,求认可……“我们”的心,被这些东西牵引着远离本源,因对它们的追逐而筋疲力尽。

于是,在这个以“快”为特点的时代,开始有人提倡“慢”——让心慢下来,静静体会生活的本质。

三峰木门9.20品牌日·慢点生活

据悉,9月20日,三峰木门将发布新品,而与新品发布同步推出的,是一个称为“慢点生活”的理念倡导。

image003

三峰木门是行业里为数不多的正在实现“制造”向“智造”转变的企业之一,其最新建设的超级工厂占地300亩,是“东北地区最智能的工厂”。全部设备来自意大利SCM和德国豪迈,配合圆方设计软件,产能是原有产能的10倍。超大规模、超强智能、超级设备、超大产能、超短工期,成为三峰“智能+”超级工厂的明显特征,不仅打破了传统的生产模式,更为家居行业带来了崭新的生产变革。

image005

2018年8月6日,三峰木门超级智慧工厂建成仪式

image007

image009

三峰木门超级工厂车间

这样一个符合快时代快生产节奏的企业,为何提出了“慢点生活”的倡导和理念?三峰木门方面解释说,现代年轻人有一种焦虑,这种焦虑来自跟不上新发展、看不懂新变化,来自对行业名人的可望不可及,来自收入和能力的增长停滞……三峰木门作为一个对市场有着敏锐洞察力和灵敏嗅觉的企业,率先捕捉到这种焦虑的根源,并“对症下药”——这就是“慢点生活”理念的来源。

从产品宣传到理念传播,是中国企业的进步

多年前有位老板说过这样一句话:外国广告和中国广告的区别是,外国广告宣传的是品牌,中国广告宣传的是产品——外国广告上可能就一个品牌名字,中国广告是满满的产品图;大企业和小企业广告的区别是,大企业宣传的是理念,小企业宣传的还是产品——大企业的广告可能就一句有哲理或有意义的话,小企业的广告则是产品介绍。

这位老板的话多少有些道理。不过,中国企业或小企业做产品广告,也是没办法的事,总得先让人家知道你是干什么的、你的产品能干什么才行吧。

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,大批企业正在从小企业向大企业发展,这种“大”与“小”,不一定必须是规模,品牌知名度、产品市场占有率或影响力、企业理念,都是影响因素。或者用另一个词更恰当,“企业成熟度”。

image011

image013

image015

一个成熟的企业,是有文化有灵魂的,这种文化和灵魂,不是口头上讲的,而是与企业融为一体的特质,它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产品生产企业,而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,是一个生命体,它不以纯粹的赚钱为第一目的,而是以为社会服务为宗旨,在服务过程中获得正当的回报。虽然结果相同,但因为出发点的不同,其生命力和生存本质就不同。

洞察社会现象,用理念正确引导,并将理念运用于企业品牌树立与营销,是一个企业成熟的表现。而这样的企业,在中国正越来越多。

诚然,人类物质生活极大丰富的同时,精神生活却沦入低谷。无论自主还是被裹挟着,纷纷加入到沉迷物欲、相互攀比的赛跑队伍里,在争先恐后中为所谓“落后”而懊恼,为所谓“不如”而沮丧。却不知,前面等待自己的,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
在这样的时刻,三峰木门提出“慢点生活”,意味深长中,成熟与底蕴悄然显露。这就是未来多数中国企业的模样,是中国品牌的模样。

做中国名牌,做中国品牌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加油吧,木门人!

搜门网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马林